转眼已是十二月,陆淮在县衙表现不错,入了县太爷的眼,原本他算是编外人员,前不久衙里正好有个典史病故了,县太爷的意思是想让他去顶那个缺,要是做得好,以后还能往上提一提。
    典史其实比捕头要累一些,但饷银倒是差不多,王捕头私底下提点过陆淮,这活儿虽累,却是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只要他干得好了,以后必然是有前途的。
    陆淮本就是个能吃苦的,这算不得难题,且典史的饷银比现在要多,他自然是乐意的。
    总之陆淮在县衙算是比较稳了,而夏如嫣这边也同样顺遂,那几个重点培养的绣娘表现出色,更多的订单可以交到她们手上,估摸再学个一年半载,那些复杂绣品她们也能帮着夏如嫣一起完成了。
    日子越过越好,小两口也在家里盘算,要是明年陆淮升了典史做得顺当,那就在镇上置办个小院儿,至于青石村的屋子就继续留在那儿,毕竟是陆淮父母留下来的,两人也不打算卖掉。
    只是骆文安那边,夏如嫣一直没给他答复,有关她恢复记忆的事,她不知道如何跟陆淮开口,拖到骆文安问了她两回,她才终于鼓起勇气,准备在年三十之前把这件事说了,省得影响过年的气氛。
    这日夏如嫣难得在家里扫了院子,还主动将饭给蒸上,只等陆淮回来炒两个菜就能吃饭了,早些吃完饭,才好说正事。
    到了放衙的时候,陆淮和同僚一起出了衙门,刚道别完朝家走了几步,就发现街边停着辆马车,式样有些熟悉。
    他停下脚步,看见马车的帘布掀开,里面露出骆文安的脸,陆淮顿了一下,抬步走过去,客气地向他打招呼:
    “骆东家。”
    骆文安显然是在等他,他对陆淮点了点头,做个请的手势:“耽误陆兄片刻,有些事我想和你聊聊。”
    今早陆淮出门时,夏如嫣特地叮嘱过他放衙早些回来,但骆文安有事找他,陆淮迟疑了一下,还是上了马车。
    在车内坐定,骆文安递了盏茶过来,陆淮摇摇头:“多谢,我不渴,我赶着回家烧饭,骆东家有话还请直说。”
    骆文安并不生气,将茶盏放回矮几上,问他:“陆兄在县衙做得可还顺心?”
    “还行,目前没遇到什么棘手的事。”陆淮道。
    骆文安点点头,又说:“骆家在澜城那边的酒庄缺个二掌柜,不知道陆兄有没有兴趣?”
    陆淮没想到骆文安竟是来找他说这个的,一时有些意外,不等他回答,骆文安伸出两根手指道:
    “月银是这个数,每年还能拿一笔分红,住所我会替你解决好,你只需要带上家当,自有马车送你夫妇俩过去。”
    骆文安比的这个二,陆淮当然不会以为是二两银子,他指的必定是二十两。
    但无缘无故,他为何要给他这样大的好处?陆淮微微蹙眉,不但没心动,反而在心中警觉起来。
    骆文安也没指望一两句话就能说动陆淮,他慢条斯理喝了口茶,又说:
    “我听说你明年会升做典史?倒是比现在要好,但典史那活儿除了累,还危险,且若出了什么差错还要担责,运气不好,有可能还会累及妻儿。”
    “而你若帮我做事,会有人手把手带你,且进项远非留在县衙可比,况且澜城繁华富饶,在那边生活,想必你——你和你的家人能过得更加舒适。”
    他放下茶盏,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如何?陆兄可愿意考虑我的提议?”ρΘ⓲Ьê.てΘм(po18be.com)
    陆淮拧着眉,没有立刻回答,他望着车厢底部铺的华贵坐毯,过了许久才抬起头,定定地望着骆文安:
    “骆东家为何突然提议?我与骆东家没见过几面,你却忽然开口要我去补这样重要的缺,我想骆东家应该不会是一时兴起。”
    骆文安轻笑了笑:“你的疑心不必这么重,我不过是想帮你…和你的家人一把罢了。”
    他屡次提到他的家人,陆淮不得不警惕起来,他眸色微沉,向骆文安一拱手:
    “多谢骆东家的关心,但我对现在的日子很满意,并不想改变,内子还在家中等我,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他一撩帘布就要出去,骆文安却忽然在身后道:“我和阿嫣是旧识。”
    陆淮身形一顿,有些不可思议地转回头来,就见骆文安双手拢在长袖中,面色平静地道:
    “我和阿嫣从小就认识,是很要好的朋友,我会对你说这些话,不过是想让她过上更好的日子罢了。”
    ——————————————————————————
    骆文安:我不是来拆散你们的,我只是想帮助你们。
    陆淮:…………绿茶!
    马上就要完结这个世界了,有宝宝说这个世界太平淡了,我也觉得确实是这样,下个世界会考虑剧情丰富一点的故事
    --

章节目录

快穿节操何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小炒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炒肉并收藏快穿节操何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