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顾虑这些陆渊叹气,为自己的漫长追妻之路默哀两秒钟,那我送你回家。
    好。孙笑点头,又补充,陆渊,比起红玫瑰,我更喜欢鸢尾或者别的什么。我不想当你心中一时热烈绽放的红玫瑰,因为我怕总有一天你会碰上另一束白月光。
    她说这话时正好沐浴在淡淡白月光中,嘴唇娇艳得赛过玫瑰花瓣。
    没人能比得上你。陆渊感叹地捏住孙笑手腕,顺势低头亲吻她的嘴唇,低笑道,你是我的红玫瑰,同时也是我的白月光。桂馥兰馨,一年四季,黑白五彩,喜怒哀乐全部都是你。
    第200章
    孙笑猜得没错,这天晚上陆渊亲自开车送她回去的路上, 后面跟了好几辆不知道是谁家小报的记者车子, 一个个跟得都非常远,估计都觉得自己非常隐蔽, 绝对没有被他们俩发现。
    你猜他们是不是全程举着摄像机当行车记录仪用孙笑从后视镜看了一眼,问身旁开车的陆渊。
    爱拍不拍,有什么关系陆渊反问,反正也拍不到什么实锤。
    孙笑收回目光,支着下巴好笑地回头看了陆渊一眼, 陆渊, 你在生气就因为我说我不能和你一起过夜
    陆渊心里当然是不爽的,但他不会就这么坐以待毙,而是思考了一下未来可能的修改路线, 我们要在这个世界停留多久
    不会很久。孙笑想了想,给了个大致的时间,一个月左右就离开, 再长对原身的影响不太好。
    车子已经到了孙笑公寓楼下,陆渊踩了刹车,黑着脸转头看孙笑,一个月的时间,你不打算给我任何身体接触的机会
    这么说不太准确吧孙笑动动手指解开安全带,笑着抬头回视陆渊, 手指点点自己嘴唇,提醒他, 你都亲过我好几次了。
    陆渊竟无言以对。他沉默两秒,扣住近在咫尺的孙笑后脑,将她按到自己怀中,没好气地又亲了一顿,这算是惩罚
    孙笑埋在他肩头笑了起来,肩膀抖个不停,陆渊,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我真要惩罚起你来,一个月的时间能算什么八百年的教训忘记了是吗
    陆渊从这句话里捕捉到了不一样的信息,他一皱眉毛,所有的世界里,你最喜欢谁
    嗯孙笑有模有样地思考了半晌,得出答案,白衍。
    陆渊:他克制住把孙笑在车里直接按倒的冲动,咬牙切齿地问,那是谁
    是我穿越的第一个世界里的男主。孙笑眯着眼睛陷入回忆,我当时的运气可真不错,碰到的第一个人就那么温柔善良,一下子就让我觉得这一连串的任务也不是完成不了的。
    陆渊已经开始有点后悔一时冲动问出这个问题了他压根就不想知道孙笑究竟是不是喜欢过他以外的人。
    孙笑说完之后,等了一会儿,没见陆渊出声,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顿时自己的笑意都快有点憋不住了。她捏了把大腿才重整面色,接着火上浇油,因为是第一次穿越,那时候一点经验也没有,手忙脚乱了半天才攻略他,回想起来真是有点青涩的回忆。跑了这么多世界,很多人的脸都模糊了,明明是记忆里最遥远的白衍却一直栩栩如生,我记得特别清楚。
    好了,你别说了。陆渊忿忿地按住孙笑后脑勺,不让她抬头看到自己的表情,酸酸地说,你再想念他,也见不到他了。你攻略过的那些人,除了我以外,都只存在于他们自己的小世界里,没有脱离世界之壁的可能。
    不是你要问的吗孙笑很无辜。
    我后悔了。陆渊翻脸无情,我不想听你嘴里说出任何一个别的男人的名字。
    陆渊孙笑低声叫着他的名字,你是怎么做到这么容易吃醋,却这么多年来没有喜欢深爱过一个人的
    这该问你。你究竟是怎么做到,让我满心满眼都是你,其他的什么都顾不上了的
    察觉到陆渊的嘴唇重新又贴到自己颈侧,孙笑才伸手推开了他,笑得特别清爽无害,我该下车了。不然明天头条肯定是我们在车里激情车震,而且陆总只花了五分钟就办完了事儿。
    对男性尊严很有所谓的陆总:
    孙笑伸手打开车门,又坏心眼地回过头来超陆渊勾了勾手指,见他乖乖俯身过来,才在他耳边念了一个名字,顾嘉言。你的所有分身里面,我最喜欢顾嘉言,最讨厌的是是守夜人,他把我吓坏了。
    说完之后,孙笑也不等陆渊的反应,长腿一伸就下了车,淡定地一抚头发,输入密码进了公寓一楼。
    你说陆渊问这个问题有什么意思不论答案是什么,他都不会觉得开心。
    如果她给的答案根本和陆渊无关,陆渊能气到倒仰;而就算她说的是陆渊神念所化的任何一员,陆渊也不会觉得满足。
    那些化身都是陆渊,却也都不是陆渊。从顾嘉言到守夜人,每个人的性格都南辕北辙,最多算是陆渊性格中的一面罢了,孙笑喜欢其中一个,无疑就是对陆渊其他方面的拒绝。
    孙笑想着想着,到家之后从窗户往外看了一眼,见黑暗中一点红色光芒漂移不定,是陆渊正靠在车边抽烟。她忍不住抿唇一笑,伸手打开了靠窗的落地灯。
    陆渊见到灯光亮起,才朝孙笑的方向招了下手,把烟掐灭上了车。
    孙笑合上窗,有点好笑。在这么个普通的世界里,陆渊难道还担心她会碰到什么危险不成枪炮子弹对于此刻没有了规则束缚的孙笑来说,那都是近不了身更破不了皮的。
    不过无论如何,陆渊这算得上是多余的关心倒是让孙笑觉得意外地心情不错。这就是守夜人之前问过她的仪式感吧
    其实陆渊有句话说得不错。在这个宇宙间,恐怕只有他和她是唯二可以相伴的人了。永生这个词,孙笑只是稍稍体会了一角,还没有太确切的概念,对她来说恐怕算得上有点遥远。
    可看看陆渊就知道,时间能把人磨成什么样。或者说,不是时间,而是孤独。
    也许有个人相伴也不错这个念头当然有在孙笑的脑海中出现过。不过在那之前,她先得好好地把心头的怨气发泄到陆渊身上,最后感情的事那就真的勉强不了了。
    不过看陆渊那势头,短时间内也没打算放弃不是吗反正他们之间还有的是时间来互相蹉跎浪费的,时间对神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就不说孙笑和陆渊各自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一路紧跟着陆渊车子的媒体们都要疯了好容易跨过几乎一整个城区,整整一个多小时的车程,陆渊就真的只是送孙笑回家
    --

章节目录

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三根火柴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根火柴头并收藏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