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渐渐少起来之后,景仲才表情复杂地叹了口气,他小时候也被捉走过一次,那一次落下了病根,一直也没有治好。全因着我当时察觉得不够及时,才让他被别的宗门暗算,是我的责任。
    所以才会到这个年纪也没筑基啊。孙笑了然地点点头,随即一笑,倒也不是什么大毛病,我和知疏来得挺巧,既然碰见了,就帮你治好吧。
    景仲猛地从阴影里抬头,真的还有救
    能吧孙笑转头问叶知疏,显然自己是没想过要用什么办法。
    孙笑是没动脑筋,但反正她这些年来也早就习惯把所有问题都扔给陆渊来解决了。虽然现在身边站的这个人和平日的陆渊有那么点出入不过本质上都是至高神,要解决一个小世界里的疾病还不是手到擒来
    基因重组就能解决,很容易。叶知疏点了点头。
    那就拜托你们了!景仲喜形于色。虽然一开始他心中就模模糊糊地猜测这两人神通广大也许能有办法,但始终也没敢报太大的期望,没想到这整个修真界都束手无策的毛病在他们俩眼里居然就能拍死一只飞虫似的简单。
    叶知疏没松开孙笑的手,师尊,我去去就来,您别走远,好吗
    孙笑朝他一勾嘴角,我没收敛存在感,不论你去到什么地方,都能轻松找到我的位置。
    景仲在旁看着,忍不住吐槽一句,都过去这么久了,叶知疏你居然还在担心云宗主会突然逃走啊我还以为经历了那之前生死相随的事儿,你们之间的矛盾已经消失了呢。
    之前的什么事儿孙笑想起自己第二次脱离这个世界时的场景,随口追问了一句,你把我们安葬了
    安葬景仲一脸震惊,你们不是突然就消失了吗当时大家遍寻不着,就以为叶知疏找到救您的方法,把您暗中带走了,后来才放弃了寻找。今天你们突然出现,我还以为是您的病已经治好了怎么,不是这样
    你不用多管。叶知疏打断了景仲的话,也顺便避开了孙笑的视线,他松开了孙笑的手,往外才走一步,就不放心地回头盯着她看了一眼,强调似的重新嘱咐,师尊,我很快就回来。
    孙笑站在原地,冲他摆摆手,我就在天剑宗里随处走走,不会太远。
    叶知疏这才皱眉走了,脚步匆匆,生怕多耽搁一秒钟。
    虽然不知道疗伤的过程要多久,但既然叶知疏说了很容易,那过程肯定是很快的。孙笑召出飞剑,在天剑宗上空随便绕了几圈,无语地发现整个宗门居然没有太大的改变,就是好像往外稍稍扩大了一些占地面积而已。
    修真界的时间可真不值钱不过天剑宗还能存在就不错了。孙笑自言自语地说着,很快就无聊了下来,想了好一会儿,突然想到个之前没怎么去过的地方,不知道禁地里又怎么样了
    第一次来这个世界的时候,虽然知道禁地的存在,可孙笑当时一心一意地寻找攻略对象,大多数时间都花费在了周游几片大陆上,还真没进过禁地,最后还是季小泉被景仲骗进去时,她才匆匆忙忙地跑了一趟禁地,花了大概那么十秒钟的时间把季小泉飞快带走。
    第二次的时候,孙笑就更没有机会一探究竟了,一开始身份尚未暴露根本不能接近禁地,后来则一直被叶知疏看得死紧
    总而言之,禁地算得上是天剑宗之中孙笑唯一不熟悉的地方了。
    既然被称之为禁地,就代表其中肯定有什么特殊或者危险的东西存在吧孙笑让飞剑掉了个头,哼着小调就去了禁地的方向,压根没思考自己如今是什么身份,又有没有再次进入禁地的权力。
    这整个宇宙之间,孙笑就没觉得有什么地方自己是不能进的。
    反正她也是前任宗主嘛,有什么问题
    天剑宗虽然大,但对于孙笑来说不过是弹丸大的距离,她很快就停在了禁地门口,瞥了眼把守的弟子之后,决定直接穿过结界,在不惊动他们的情况下进入。
    也免得和他们起争执,到时候少不得又要打一架浪费时间,让景仲面子上过不去。
    将厚重的结界视作无物地穿过之后,孙笑很快就抵达了禁地,从飞剑上跳了下来,一扫四周,上次来时没怎么注意,禁地倒是长得挺好看的
    听到禁地,一般人脑中浮现出的都是什么阴森的后山或者黑暗的峡谷,可天剑宗偏不走寻常路,这地方洒着夕阳,到处都是花花草草,看起来十分温馨,跟禁地根本就搭不上边。
    孙笑往里走去,神识好奇地先行一步将整个禁地的地形探了个透,很快就发现了蹊跷的地方。
    这一块被围起来的禁地地形十分奇特,就像是有人曾经劈了一剑下来形成了个鸿沟似的,呈现狭长的形状,越往里深入,灵气越是厚重,从后半段开始就几乎像是实质一般沉沉地压在人身上。
    孙笑轻轻松松地行走在其中,神情淡定又好奇,她甚至还蹲下来摸了一下地上像是剑痕一般的沟壑,难道这真是有人战斗后留下的痕迹这么多年灵气居然还这么锋利,当年得有多强也难怪天剑宗将此列为禁地,对普通修真者来说,光是这里的灵气就能杀人了吧
    就在孙笑的探险进行到一半时,叶知疏的声音在她耳边响了起来,师尊
    孙笑站住脚步,嗯了一声,我在禁地呢,你来找我吧。
    叶知疏轻轻地应了一声,下一秒身形就出现在了孙笑身旁,师尊怎的想到来这里
    天剑宗不就这个地方我从没来过么孙笑朝他扬了扬下巴,我挺好奇的,里面究竟会藏着什么
    叶知疏的嘴唇动了动,表情有些复杂,其实我本来也是想带师尊来这里看一件东西的。
    什么东西
    师尊不觉得这里残留的灵气有些熟悉吗叶知疏牵住孙笑的手,带着她一步一步继续往前深入禁地末端,这是仙君的仙元。
    孙笑一翻回忆,发现确实如此。她对叶知疏的真元很熟悉,但那个更之前的仙君还真是印象不深。在叶知疏占了主导权之后,他的仙元也更偏向于原本自身修炼出的人族真元,和身为仙君时大不相同,也难怪孙笑没能认出来。
    不过那是在天剑宗建立之前的事了。叶知疏轻描淡写地说着,我叶知疏十七岁那年进入禁地,发现这其中的仙元不仅不排斥他,反而和他非常接近,所以时常会来这个地方修炼和感悟。
    毕竟是我给了你随意出入天剑宗任何地方的权限。孙笑点点头,这既然是仙君的仙元,自然对你很亲近。然后呢
    师尊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您生出爱慕之心的吗叶知疏不答反问。
    --

章节目录

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三根火柴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根火柴头并收藏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