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川起身前挠了挠林风的手心,下车绕过车头打开侧门,对林风说:“不想看看我现在的生活吗?”
    最近的人生太像电影,久别的人在陌生的城市重逢,分手后的恋人多年后突然在街头巷尾碰见,像是上天默默在给你安排弥补遗憾的机会。
    林风答应了。
    刚上电梯过了两层,有个戴着棒球帽的小年轻也进了电梯,多瞧了林风两眼。哲川手一伸,握着林风的腰把她拉过到身边,高出一个头的身高差,哲川微微低头就能碰到她的发梢,鼻息间充盈着淡淡的香味,像是从溪流过来的风,卷携着花的清香,干净又温柔。
    俩人贴的太近了,这张冷清惯了的脸一点点在升温,林风悄悄把头埋低,浑身敏感地烫起来。
    门把手被迫切的扭开,哲川抱着林风抵在门板上,轻轻咬着林风的下嘴唇,辗转磨撕一下再退开,再趁着林风吃痛张口的间隙,狠狠深入卷着她的舌头。太热了,她呼吸急促,想要把舌头从他嘴里抽离,后脑勺又被按回去,林风感受都喉结的吞咽颤动,林风缩起肩膀,双手抵在哲川的胸前,被继续纠缠深入。
    哲川逐渐失控,一点点把人揉进怀里,想要融在一起似的。
    太热了,林风四处游走的手摸进他的衣领,却像是在桑拿房的火山石上浇了一把水,哲川身体的温度蹭蹭蹭的升高。林风的抹胸早已滑到腰腹,此刻膝盖也被抵住,哲川的手滑着细腻的小腿往上摸进了裙子深谷。
    哲川把头埋进她的脖子里,做很沉很沉的呼吸。
    林风偏头看向他,望进他幽深的瞳孔,哲川拉着她一同掉入意乱情迷的迷雾里。林风被压在沙发里,听到哲川暗哑的声音:“帮我脱掉衬衫。”
    林风呼吸一滞,他的白色衬衫散开,清晰可见的锁骨,手臂紧绷的肌肉,鬓角渗出的细汗让她想起学生假期白日与他厮混的画面。她一颗颗解开她的纽扣,手指从胸膛慢慢往下,指尖与肌肤若有若无的触碰更像是四处点火,哲川胡乱扔掉上身衣服。下半身与敏感处相撞,哲川全身酥麻,吞着情欲下的汹涌,说:“林林,让我进去,我快疯了。”
    林风瞬间紧绷了身子,哲川轻轻吻着林风,手上撩拨揉捏着私处的娇软,林风暗涌难耐,满脸潮红,哲川慢慢抵入,缓缓起落,身体的空虚感被填满,林风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一滴水打破压抑已久的平静,俩人的身体比脑袋更先拾起记忆,他耐心耗尽,两手压住她的腰,突然冲撞起来。
    这么多年纠缠不清的爱与恨让他的占有欲陡然攀升,哲川要把她抛入跌宕汹涌的浪里,要她呼救求饶,要她在煎熬里抓住她的手臂,要她如黑曜石般的瞳孔只是深切的望着他一人,听她喊他的名字。
    哲川已经无法克制,敏感的神经被一遍遍冲击刺激,每一次摩擦带来的酥麻感真实到令人癫狂,快感源源不断的涌入四肢百骸。
    林风呻呤一遍遍叫着哲川的名字,麻木的神经因他而跌宕起伏,里面紧的向故意绞着他不放,一重又一重的快感涌上大脑,蔓延到全身,简直要人欲仙欲死。
    哲川就此沉沦。
    高潮来临,哲川托着林风狠狠的撞击,林风全身的紧绷在颠簸中释放,他猛地抽出射在她的肚上,空气里回荡着由急到缓的喘息声。黑暗里也有着无声的电波,哲川低下头看着身下林风,眼波流转中暗暗交换着缠绵,哲川把温香软玉再次捏进怀里,下身开始挺动,起起伏伏中再次共振。
    天光微亮,林风才得以沉沉入睡。
    --

章节目录

零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南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瓜并收藏零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