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酒店订的是香格里拉圣淘沙度假村,非常适合情侣度假的酒店。
    因为飞机晚点,抵达酒店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盛慕一给了服务员小费,然后把行李箱放到柜子底下,打开抽屉翻找了一下,把自己带来的东西往里放。
    转头看到钟意取下了发圈,长发柔顺地披散在两肩,打开的阳台门吹来远处的海风,佛动着发丝。
    从阳台上可以看到远处的沙滩和碧色的海面,外面有一个游泳池,她来了兴致,转身从行李箱里拿出泳衣。
    盛慕一接到个陌生号码,他看了一眼钟意,她拿了泳衣到套间里换衣服,走到走廊里去接电话。
    周煜深已经告诉了盛慕一那个眼线的基本资料,也把他的联系方式给了对方。
    “哈喽,盛老板。”一个成熟温柔的女声传了出来。
    “你好,冯曼女士。”
    “哦哟,你好官方哦,叫我曼姐就可以啦。”那边的女人说话总带着笑意,透着些慵懒,让人无端想到穿着白衬衣,下身裹着紧身套裙,饱满的胸部和臀儿把衣料撑得紧致的性感女职员。
    盛慕一希望以后哪天钟意能那样穿着诱惑他一下,一定非常带感。
    “曼姐,”他此行除了找到那个男人没有别的想法,“我只有四天的时间。”
    “知道啦,我会尽快安排的~有个很有意思的男人想要见你哦,跟你的妈妈有关,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握着手机的指节有些发白,呼吸有些发紧。
    他只从姥姥的相册里看到他的妈妈盛岚的样子。
    那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女子,她是天然的上流阶层家的女儿,名门千金,气质优雅矜贵,瞳有流光,身姿优美。荣京的男人几乎都迷恋过她,但是那朵花儿却败在了一场意外的绑架里,黯然地嫁给了周天照那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为他生下一个孩子后难产而去。
    那个孩子成为周天照眼里的毒瘤、诅咒,一切不堪与肮脏的来源,他咒骂、唾弃、暴力制裁,想要把他掐灭,但是男孩还是掘强地长大了,悄然地谋划着要推翻他的统治。
    “我知道了,我会尽快与他见面的。”
    回了房间,外面泳池里“哗啦”一声,钟意从水中起身,湿润的长发与雪白的皮肤形成一副刺目的画。
    “我打电话叫了送餐服务,这么久没吃有点饿了吧?”
    他下了水,朝她游过去。
    钟意抬起胳膊挂在他脖子上:“还好,上飞机前吃了一些垫肚子。”
    感觉到两团软软的抵在胸口上,盛慕一低头就能看到只遮了乳晕的薄薄两片布料,乳头已经硬挺了,把棉质的布料顶起形状。
    服务员敲响房门时,盛慕一正埋头在钟意腿间用力地啜吸,她刚泄了一回,身体正敏感着,温热的舌头离开了小穴,在她大腿上用力地留下一个吻痕,然后才抱着她到卧室,用毯子把她裹好。
    打开门后服务员脸上挂着标准的礼貌微笑,推着餐车,有条不紊地把餐盘摆好,然后离开了。
    钟意把毯子围在腰间——她那条黑色的系带泳裤漂在外面的泳池里,走到餐桌前。
    --

章节目录

危情嗜爱:金主她易推易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不笑叁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笑叁叁并收藏危情嗜爱:金主她易推易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