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
    果然正如卫落染所想,父皇下朝后便携同母后一起来到了凤阳阁中探望她。
    卫宣帝身上还穿着未来得及脱下的龙袍朝服,金线绣成的五爪之龙栩栩如生,张牙舞爪地趴在朝服前胸口上。
    他一面大步迈向凤阳阁,一面伸手解着头上的朝冠,珍珠串成的链子碰撞着发出脆响。
    卫落染无奈地看着走在父皇身后的母后,定是母后一直催着父皇前来瞧她,不然父皇怎会连朝服都来不及换下呢。
    “母后!”
    卫落染被贴身侍女芍药以大皇兄嘱咐了她要静养为由,从早上她醒来便被按在床上不许动弹了。
    明明她已经完全无碍了,可芍药偏不许她下床,说是要仔细不能再旧伤复发了。
    卫落染有些许无语,她伤着的是脑袋,日常下地走两步怎地能磕磕碰碰到旧伤复发啊。
    眼下瞧着母后来了,卫落染急忙支起身子,正准备下床行礼迎接,就被魏皇后出声制止了。
    “小宝你躺下。”魏皇后一副仿佛她犯了什么滔天大错的不赞同模样对她挥了挥手,又转头瞧了一眼卫宣帝。
    见卫宣帝依旧不慌不忙地维持着原来的步子,魏皇后垂下眸子,又恢复了往日母仪天下的模样,端庄地走在卫宣帝身后。
    “小宝怎地这么不小心?你可知这几日你母后有多担心你。”卫宣帝走到卫落染的床榻旁,俯下身摸了摸她的额头,俨然一幅父慈女孝的和蔼模样。
    魏皇后看着父女二人的互动,展露出一个温婉的笑颜。
    她在卫落染的床榻边沿坐下,望着卫落染的眸子满是心疼之色:“瞧瞧我的小宝,饿了这几日,都瘦了。”
    卫落染娇憨地垂下头,前世她年纪大些的时候,父皇便总是微服私访,不常呆在宫中。如今这般的家庭合睦融融的光景,她甚是怀念极了。
    “父皇母后,儿臣已经无碍了。你们瞧,我一点事都没有了!”
    一面说着,她还生怕他们二人不信一般急着要下床转一圈给他们瞧瞧。
    魏皇后伸出一只手拦住了她起身的动作,另一手拍着自己的胸口嗔怪到:“也是幸好你无碍,不然你让母后一个人怎么活?”
    卫落染吐吐舌头,还没等她回话,卫宣帝就接过了话头开口说道:“小宝你贵为公主,都这个年纪了还让你母后操心,一点公主的样子都没有。朝中大臣的闺阁之女在你这个年纪都在学习刺绣、读《女戒》了。”
    卫落染垂下头,一言不发,只愣愣地听着。魏皇后见她脸色不悦,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好啦好啦,小宝刚刚醒来,这几日先静养着。日后小心些便是了。”
    卫落染应了声是,她拽着魏皇后的袖口问道:“母后,那…可以给我找个玩伴吗?阿兄他忙,宫中宫女嚒嚒们也无趣的很,我想找个人来陪我聊聊天。”
    魏皇后抬眸瞧了眼卫宣帝,见他没有露出反对的神情,这才应道:“也是该给你找个同龄的伴,母后帮你寻思寻思。”
    一直站在床边的卫宣帝清咳了一声,他拂了拂朝服上不存在的灰尘,开口说道:“时辰也不早了,晚些朕和你母后再来看你罢。”
    魏皇后听言,也站起了身,她摸了摸卫落染的脸颊,这才小跑着跟上卫宣帝离开的背影走出了凤阳阁。
    --

章节目录

落染(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阿君和玉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君和玉宝并收藏落染(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