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这话的时候,他正好顶到我那块软肉,酥麻的感觉令我我下意识一颤,他也意识到了什么,好几次都对准那个位置狠狠冲撞过去。
    我完全没有办法抵抗这样的攻势,才不过数十下,积攒的快感瞬间爆发,灭顶的空白感将我整个淹没,即便是咬着牙关,叫声却仍然完全无法遏制地从我嘴里溢了出来。我浑身颤抖,下身一阵不由自主的收缩,就这样到达了高潮。
    这次来得实在有些过于凶猛,约莫过了一分多钟我才缓过神来。
    比起自己自慰,到底还是实打实的真东西来得更爽一些,连高潮都那么强烈。
    我喘着气,咬唇看着徐煜的眼睛,满脸都被情欲所浸染,眼神更是迷离扑朔。
    我迷蒙地瞧见自己在他眼底的倒影,和他额头淡淡的一层汗珠,他呼吸沉重,一下一下都喷洒在我的脸上。
    他似乎被这样的我看得有些受不了,抱着我的力气更紧了几分,似乎想把我整个揉碎,同时身下开始更快地冲撞起来。
    高潮的余韵刚过去,我还敏感得不行,完全受不住他这样的刺激。
    我慢慢哭喊着出声,企图让他克制一点:“阿……阿煜……你慢一点,我受不了……”
    我浑身都在颤抖,下面在他这样激烈的操弄下近乎失去知觉,细嫩的甬道不堪刺激,再一次有规律地收缩起来。
    “忍一忍……满满,忍一下。”
    他似乎很是难受,眉毛一直皱在一起,抱着我的手臂也在颤抖。
    每一下深入都直接撞到我的最深处,我被他顶得神志不清,头发在枕头上凌乱地散开,嘴里只剩下呜呜的乱喊声。
    终于在不知过了多久后,他闷哼一声,猛然抽身而出,将滚烫的浊液尽数射在我的小腹上。
    我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战般瘫倒在床上喘息,腿上一时半刻居然一点知觉都没有,只这样支着分开两侧,仍旧保持着刚刚被进入的姿势。
    他只喘了两口气,便起身拿纸巾为我擦拭身上的痕迹。
    擦到下面的时候,也不知是有意无意,我明显感觉到他的手在小豆豆上蹭了两下。
    下身像是还残留着他的温度,花穴有些不适应地夹了夹,似乎还在眷恋被巨物填满的感觉。
    我听见他轻笑一声,低低的声音从我腿间传来:“怎么跟个水龙头似的,一碰就流。”
    我懒洋洋地挪了挪屁股,不出意外地看见身下的床单被浸透了一大片。
    我有些羞恼地用脚踢了他一下,“还不都是你弄的。”
    这等会可怎么睡啊?
    他扔掉手里的纸巾,在我身边躺下,一只手抓着我的左胸,手指有意无意捻着顶部的凸起,声音闷闷地从我身边传来:“能不能克制一下呢?这才第一次,我都没有发挥好。”
    他似乎对时长耿耿于怀,又担心没有满足我。
    我侧身面对着他,问:“你舒服了吗?”
    他看着我,缓缓勾起唇角笑起来:“爽死了,你一夹我就想射,憋了好几次还是没憋住。”
    我听他这么一说也想笑,“我也爽死了。”
    “那是我好用,还是你的玩具好用?”他还在耿耿于怀。
    “你好用你好用你好用。”我搂住他的脖子香了一口,甜腻腻地说,“假的哪有真的好。”
    他这才高兴起来,跃跃欲试地用腿间依旧坚挺的玩意戳了我几下,“再用用看?”
    “你怎么这么快就好了?”我央求地看了他一眼,搂住他的脖子不想动,撒娇道,“再歇会。”
    他哪能让我如愿,叁下五除二就把自己剥了个精光,试图把我拉起来一起做运动。
    可我这会动都不想动,浑身绵软无力像没有骨头一样,任他怎么哄都起不来。
    他没有办法,只能在我身边重新躺下。
    我以为他放弃了,却还来不及高兴,就被他扶着腰命令道:“转过去。”
    “嗯?”我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他翻了个身,变成了侧躺着背对他的姿势。
    我这才明白他想做什么,却已经晚了,他抬起我的一条腿,粗长的器具这就在穴口蹭了起来。
    我倒也真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不用费力就能爽的事情我还是很乐意参与的。
    更何况,他只蹭了两下而已,我的情欲便已然被他勾了起来,我想起方才被他填满的饱胀充实感,空虚的花穴立刻便微微收缩起来,叫嚣着渴求着他的填满。
    “满满?”他咬着我的耳朵哑着声音叫我。
    “嗯?”我迷迷糊糊地应声,微微侧头看向他。
    “我进去了。”他说。
    不等我回答,他便整根没入。
    我急促地喘了一声,整个人立刻被充实感填满,莫大的刺激令我忍不住抓紧了床单。
    和方才的冒失不同,有了先前的润滑和开拓,这次他的进入显得顺畅多了,几乎是一下就整根插了进来。
    这种姿势并不能很深入,但是却莫名地格外爽,约莫是顶到了敏感的地方,棍子的顶端戳弄着甬道里极为娇嫩的一个点,他刚一进去我就爽到忍不住浑身颤抖起来。
    “嗯?”他支起身子轻轻亲吻我的侧脸,看见我反常的表情,还以为是弄痛我了,于是伸手去揉弄我的胸,试图让我放松下来,“怎么了?很疼吗?”
    “不……”我艰难地摇了摇头,从齿缝间挤出几个字眼来:“你……动一下,别这样顶着。”
    他明白过来,坏笑了一声,下身开始一下一下地律动起来,每一次都直戳到刚刚那个敏感点,刺激得我开始毫无章法地乱叫起来。
    意识模糊间,我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敏感?”他这么说着,手上更大力地掐着我的胸,带着几分惩罚的意味,“是我以前没满足你吗,嗯?小骚货?”
    “啊……不,不要……”方才积累起来的快感被胸口的微痛驱散,我抓住他乱掐的手,放到嘴边轻吻,整个身子微微弓起,所有的感官全部聚集在被他戳弄的那个点上,浑身冒起一层细密的薄汗。
    “就这么爽吗?”他似乎有些费解,下身更加用力地顶了我两下,把两根手指伸到我的嘴巴里,模拟着抽插的动作一进一出,一边拨弄着我的舌头,一边咬牙切齿地说:“我都有点嫉妒你了,到底得爽成什么样啊?”
    嘴巴里含着他的手指,我没法给出回答,但身体上的快感却是真真切切存在的。
    察觉到双腿之间的潮湿黏腻,和他愈发顺畅的抽插动作,我就知道我又湿得一塌糊涂。
    “问你话呢,小骚货。”他掰着我的下巴强制令我朝他看过去,眼底的狠厉一眼可见,“被我干的爽不爽?你是不是每天都想着怎么被我操啊,嗯?”
    ——————
    连更叁章肉肉!我说到做到!!!
    尒説+影視:ρó㈠捌мó.cóм
    --

章节目录

心跳小短篇(短篇H合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宅屋只为原作者一只哈哈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只哈哈怪并收藏心跳小短篇(短篇H合集)最新章节